宋咕咕咕昀咕咕咕卿

开学了可能长咕更文。
咕咕咕了的话你要是催更我可能就更了。
[理直气壮]

[胜出]缺失—中—

三。
  闲暇的时间里,绿谷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翻看手机。其中他发现了与爆豪的各种拍照。像是圣诞节强迫爆豪和他一样换上圣诞老人服装,带着滑稽的白胡子的照片;像是爆豪生日他悄悄买了蛋糕,结果两人互相把奶油糊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又或是他偷偷拍下爆豪安静的睡颜……好多好多。
  绿谷一张一张往后翻着,他感觉心底用处一股暖流,却也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他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发现似乎他心底的那个人并不在这里。
  他深深吸了口气,把手机关掉。然后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眼前却是在事务所桌上的那张照片和爆豪给他的便当。
  他自己喜欢猪排饭,但是便当里却不是他喜欢的猪排饭。而是有蔬菜也有肉这样荤素搭配的饭食。似乎是爆豪执意这样的,要给他合理餐食。
  小睡了一会儿后,绿谷翻开手机,已经下午了。一个翻身坐起他就听到家里轻微的脚步声。他心下一惊,握紧拳循着声音过去。
  于是他看到爆豪在书房站着,怀里捧了一摞书,并腾出一只手将怀中的书一一摆放进书架。摆到一半似乎余光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侧脸看来。在绿谷脸上扫了一眼后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
  “醒了?”爆豪话语平静,像是在问家常。当然爆豪这家伙一般是不会问家常的,即使成了职业英雄也不会这么心平气和地站这么长时间。
  绿谷正有些发呆,一听人的声音便有些慌忙道;“啊,是的。”
  怀里的书全部整理好,爆豪转过身往出走,经过绿谷旁边的时候,习惯性随意地揉乱他的头发。等走出几步,他才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已经习以为常。对于之前的绿谷来说也是一样,但对于现在的绿谷……他不知道绿谷的想法。
  “啧。”爆豪沉下脸,心里把那个拥有封存人记忆的家伙骂了个彻底。像是怎么狗屁个性给人添麻烦,老子再见到一定弄死丫的……类型的话。已经是职业英雄了,所以倒也不会真的弄死,但抓住并狠狠骂一顿似乎也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爆豪把手指捏的咔啦作响,细小的火花也从双手心中闪现。

四。
  绿谷张了张嘴却也没说什么,跟在爆豪身后走了出来。脚步轻轻缓缓,与爆豪也想隔着一小段距离。
  但前面的爆豪突然发觉什么似的回过头,视线下移。原来绿谷刚刚以为是有坏人,因此没有穿拖鞋。此时这个季节的地板也是冰冰凉凉,绿谷也没有穿袜子,这个时候才察觉脚底的凉意。
  而爆豪已经取了拖鞋过来单膝跪下给他放在脚边。在他抬脚穿鞋的时候又轻轻抓住他的脚,带着热量的手轻轻揉搓按摩他冰凉的脚。两只脚都恢复热量后,爆豪放下他的脚站起身。
  一抬脸,爆豪才发现绿谷垂着头,而他耳边有淡淡的红晕。
  爆豪嘴角轻扬了扬。果然废久这个家伙,即使失忆也还是这么害羞,真是没用啊。
  说实在的,对于绿谷忘记最重要的人来说,爆豪一瞬间感觉那人应该是欧尔麦特或者引子阿姨。却浑然不知道自己在绿谷心中的地位竟然超过了所有人。
  爆豪心里既是嚣张地想着“废久这家伙心里是我最重要”,却也看着现在的绿谷有些烦躁。这个家伙竟然真把自己给忘了。
  爆豪再次瞥了绿谷一眼,然后来到门口穿外衣。刚换上鞋子,绿谷就先一步挡在他面前。脸上的红色还没有褪去,只是挡在爆豪面前。
  爆豪于是站在原地看着他,想看他整什么幺蛾子。
  绿谷咽了口唾沫,然后像赴死一样说道:“似乎是我忘了你,我感到非常抱歉。但是……我想想努力记起来。”
  “我想记起来我们恋爱的感觉……”话音越来越小,绿谷也感觉这话的难以启齿。
  爆豪俯视绿谷的脸,扯起嘴角,俯身与绿谷鼻尖相对。然后半眯眼恶狠狠地道:“谁她妈要你的道歉。行啊,老子要你全部都给我记起来。”
  下一刻爆豪仅仅扣住绿谷手腕,将他抵在门上,头微低便与绿谷双唇相触,很霸道地夺走了他的呼吸。绿谷瞪大了眼,心脏像是急着要跳出来一样。看着那双红锆石般的眼眸,绿谷感到心里那个空空的感觉消失,他闭了眼渐渐沉醉在这个吻中。
  吻到绿谷缺氧而脸部充血,双腿也有些无力软软地抵着地面,只靠着爆豪的力度勉强站立时,爆豪才将他放开。
  他抬起手拇指划过绿谷唇上,擦去因亲吻而留下的水渍,然后半揽着绿谷坐在沙发上。并且索性穿着鞋进去给他倒了杯水,然后离开。
  而坐在沙发上的绿谷捂着胸口,久久没有平息狂跳的心脏。一次次深呼吸,他看到桌上的水,取过来捧在手心里。绿谷微垂着头,脸上也不由得有了笑容。
 

宋昀卿的置顶

→占tag歉了。
→这儿宋昀卿/君子衿/七夜/宋书衍,名儿随便叫好了。
→门牌:3059467917,有事儿说说事儿,没事儿唠唠嗑。话废不高冷,活在空间。
→是一个渣画手[偶尔]/渣文手[主],有鸽子属性如ID。
→这个号主混MHA,偶尔推荐分享凹凸AOD什么的,可能因为这个掉fo……吧。
→主吃胜出,吃点轰出,轰爆,出[黑化]胜……见cp观图。
→很讨厌各种ky以及nc粉,没事儿别去别人下面找事,这儿是一个佛系,不撕b不惹事儿。

关于产文,已经开学,所以会好好学习,日常一般不更,除非周末会屯点。至少一周一篇,多点会一周三篇。长假会一天一篇[一般是长篇]

→下面是产的文

[胜出]
都坦率一点: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又出现在我的世界:

同你并肩: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短篇:[指只分一次发]

反杀:
反杀

[辣鸡的]生日贺文:
生日贺文

[胜出]缺失 —上—

→咕了很久,也掉fo了,是我的错。终于又回来了。
→忘记重要的人

一。
  成为职英后的绿谷遭受了袭击。
  在护着居民们离开时,路途上发生了个性攻击引起的爆炸,为保证逃离居民的安全,绿谷以身体作为屏障并带着劲风地一拳,迎着那攻击而去。
  个性攻击绕过他的拳风,使他倒飞出去。而那攻击却正好击中他的脑袋。好在敌人也晕了,绿谷也无生命危险。
  得知消息的绿谷所在事务所的前辈,同事们都赶来医院探望。
  虽然医生说,他可能面临失去重要记忆的风险——毕竟敌人的个性是封存记忆。但在见过众人以后,绿谷一一喊出他们的名字来证明,并没有忘记他们。
  于是前辈同事们索性调侃绿谷命大,运气好,并齐齐舒了口气。毕竟绿谷这个家伙人挺好的,而且实力也很强劲,在榜单上从未有下滑痕迹。并且是一路向上,同他一样的是他的幼驯染,英雄名为爆心地的爆豪胜己和焦冻轰焦冻。
  绿谷笑着也和各位开着玩笑,全然没有提那个经常挂在嘴边的名字。众人都以为他仅仅是没有记起来,或者正与同事们开着玩笑,所以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可当爆豪一脚踹开门来到病房时,绿谷看着眼前的人却是一脸迷茫。
  爆豪眯着眼看他,这种陌生的眼神让他有些不爽,甚至有些……不安。是的,除了曾经被抓到敌联盟,以及淤泥事件以后,他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废久你,搞什么……?你傻子吗,这么简单的攻击都不会躲开?”
  一如爆豪脾气,一开口就是数落与生气。
  绿谷懵了一会儿,有些小心又迟疑地开口,问道:“先生……您是谁?我……认识您吗?”
  这会轮到爆豪懵了,他瞪着眼愣愣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家伙,他知道绿谷可能失去一部分记忆,并且也查明失去的记忆一定是最重要的。
  同事务所的同事,指了指爆豪,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却又有些不确定:“难道……你,忘记了爆心地?”
  忘记了这个……你的恋人。
 
二。
  人偶与爆心地的恋情在他们还是雄英学生的时候,就已经被少数人知道了。而直到两人实力慢慢提高,在所有人面前也有了印象。后来二人到了同一所事务所。
  而他们原来水火不容的关系和现在恋爱关系的不可思议,也是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在事务所绿谷常常喊着爆心地的小名,并且一脸甜蜜地说着他的优点。也会经常和邻桌的爆豪一起吃着便当。当然便当是这个感觉除了控制脾气与暴躁话语外全能的家伙——爆豪胜己做的。
  爆豪虽然经常暴躁而且说话毫不客气,却也总是给绿谷做便当,嘴里喊着:“烦人,没用。”却也是从一而终,一直带。
  所以众人也了解,在绿谷心里,爆豪胜己,一定非常重要。而爆豪也应该是和绿谷有感情的,即使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寻常恋人。
  第二天绿谷如往常一样来事务所,交代解决完前一天案件的后续过程,然后同往常一样坐在自己位置上。百无聊赖地翻翻文件。一抬头看着桌上的相框,下意识地顺手一捞,把在眼前仔细观看。
  相框上是两个人,一个是摆着剪刀手并且抓着爆豪衣袖的他自己,另一个是一脸不情愿地看着镜头的爆豪。
  绿谷有些发愣,照片上的他笑得很开心,仔细看还能看到淡淡的红晕。而身边的爆豪虽然不情愿,却似乎也无奈地看向镜头。
  很明显,两人关系一定非常亲密。绿谷移开视线,发现眼前出现一个便当盒,抬手摸上去还有温暖的感觉。
  绿谷下意识往旁边一看,便看到爆豪安静地坐着,翻看手里的东西。似乎察觉到目光,爆豪偏头看来,透过相隔的玻璃同绿谷双目相对。
  绿谷突感惊慌,咧了咧嘴露出有些傻的微笑后,有些尴尬地回过头来。只是双手抱着便当有些不知所措。
  而那边,爆豪看绿谷慌乱地移开视线,眯着眼不爽地“啧”了一声,右拳握紧了又松开。
  绿谷攥紧胸口的衣服,他感觉有种对他现在来说,有些奇怪的心情。难道是恋爱的感觉……吗?

【胜出】反杀

→梗愿灵感墙。署名同心弃[由于未能找到原作者,因此侵删]
→其实按主题的话有些偏出胜……望各位帮忙一起判断了。

  漆黑的夜色笼罩了这一方天地,细碎的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线。教堂院内是一片花田,猩红似血的玫瑰被带刺的枝叶拖着,带着危险又诱人的气息。
  花田右侧,是阴冷的墓园。数不尽的碑石上落满了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的乌鸦。瞪大的眼睛骨碌碌的转着,不时的发出刺耳尖利的嘶喊声,更带出阴森惊悚的气息。墓园管理者一手扶着一块高大的墓碑,一手双指夹了根烟,红橙色的火星在这里很是突兀,忽明忽暗。
  夜半钟声落下,沉重的钟声更显得这夜色寂静。
  星光透过教堂的窗户,把光芒洒下,照亮了一排排长椅。
  披着黑袍的信徒跪在教堂的神像下,双手合十,魏垂首虔诚祈祷着。不知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他跪了多久。似乎从夜色降临,就已经可以看到他在这里。
  那个恶魔有着淡金色的头发,一双猩红的眸子像浸了血一般。他是不久前才来到这里的,他常常坐在神像上,好笑地看着每天来祈祷的人们。他看着那些有污秽的人试图祈求神的原谅;他看着那些借着祈祷,却时刻将眼神往身边美女身上瞟的家伙;他看着痛哭流涕自己做了错事而祈祷的窝囊鬼……
  而唯独这个家伙,却只有晚上才来。而且一跪就是一个夜晚,只有当太阳即将露出点光芒时,他才会缓慢起身,离开这座教堂。
    恶魔俯视着那位信徒,挑眉跳下神像,迈着轻缓的步子来到信徒身边。他看着帽沿下半露地——信徒认真虔诚祈祷的侧脸,并且无视了自己,感觉又气又好笑。
  “喂,你是傻子吗?”
  “我说,你不用这么认真吧?”他俯身凑到那信徒耳边说道,“你所信仰的什么狗屁神,他怎么可能存在。”
  “因为在你旁边的,就已经不是——普通又愚蠢的人类了。”
  他原本血色的双眼发出诡异妖冶地红光,他伸手重重搭在信徒削瘦的肩膀上,虽然他似乎感到有坚硬的东西什么铬到他了。
  信徒没有被他的一拍歪斜身子。恶魔看着那个仍然忠诚地跪在原地,身形依旧坚韧不移的信徒,咂了咂舌。
  “喂,我说。要不你跟我走吧。”恶魔用话语蛊惑着信徒,“离开这个该死的世间,我带你去游历天堂与炼狱。”他半眯着眼,身后暗黑色的双翼反射着月光,散发出幽暗的光。双翼慢慢向信徒靠拢,几乎将他围在中间。恶魔的尾巴也悄声无息地缠绕在信徒身上,他几乎没有保留任何拒绝的余地。
  一直禁闭双眼的信徒缓缓睁开眼睛,他毫不慌乱,甚至有几分从容。恶魔意味深长一笑,他以为信徒要答应了。信徒转头面向那张魅惑人心的笑脸,迟疑半晌,郑重的开口:“我啊……”
  恶魔突感手上一阵刺痛感,他倒吸口冷气,忍不住放开信徒,随后微睁眼惊愕地看向信徒:“嘶——小鬼信徒你……”
  那跪着的信徒一把拉下平日里恶魔老是说死迷信的宗教长斗篷,竟露出一对与恶魔一模一样的幽暗色泽的翅膀,裤腿旁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尾巴。
  恶魔这才看清了这个信徒的面容,墨绿色头发,看着极蠢的雀斑,若说不是他该死的幼驯染废久,还能是谁?
  “我对小胜说的那些都不是很感兴趣。”
  “不如由我来邀请小胜,陪我一同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祈祷和赎罪吧。”
  信徒轻轻拉住恶魔的手,和善又带些期待地微笑着。

 

 

【胜出】同你并肩—11—[完结]

→设定是咔酱中个性变小
→幼年咔酱磕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终于完结,险些给我咕咕咕了。

  爆豪胳膊压紧绿谷的腰,即使在两个人接吻时也没有半分松开。所以绿谷即使回过神,他也无法挣脱开来。
  “唔唔唔……”绿谷试图继续反抗,他现在有一肚子话想说。他想问问爆豪是不是也喜欢他,不然为什么要亲他;他也想问爆豪真的当时的记忆都记得吗,包括那次的表白;他还想问,在对战时,他是真的愿意自己和他并肩吗?
  爆豪像是猜出他的想法,故意加大力气,不给绿谷一丝挣脱的机会,随后舌头趁绿谷想抱怨什么时,轻轻巧巧地钻了进去,侵占了绿谷的口腔。
  氧气被掠夺,舌尖被挑逗,绿谷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胳膊也有些无力,再也撑不住,干脆直接趴在了爆豪身上。
  爆豪眸中带着得逞的笑,那笑容落入绿谷眼底却使得他双颊发烫,又手忙脚乱想要起来。结果当然是失败。
  爆豪吻够了,也不逗他了,牙齿咬上绿谷下唇,痛得绿谷惊呼出来。等爆豪终于松开手,绿谷捂着嘴唇立刻后挪,靠在沙发的另一边。
  爆豪抬起右手,气恼地看着他,同时手心火花不断。
  “给我过来!!”
  “才不要!”绿谷猛地吸了口气回复道,“小胜如果不说出一切的话,我会永远和你保持这个距离。”绿谷抿紧唇瓣脸上带着坚定的表情。
  爆豪也知道他没有开玩笑。不过正是这样,他才越来越焦躁。
  “废久,你他妈难道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吗?!”爆豪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心里已经把眼前这个家伙骂了数百遍,凌迟了数百遍。竟然到现在还不明白,明明都那么明明显了。白痴吗?
  绿谷似乎得到答案,逐渐瞪大眼,话音都有些颤抖和结巴,他似乎感觉上下嘴唇都不是自己的了:“你……你是说,你……你记忆都在,并且……并且……”最好几个字,绿谷抓着胸口衣服,又深深喘一口气,然后说道:“小胜也喜欢我……”
  爆豪脸上又是恶劣嚣张的笑容,似是看着到手的猎物一样露出的胜利表情。
  “你以为老子为什么同意让你这个废久,有站在我身边的机会啊。”说完不自在地半侧脸,脸侧与耳根留下了红晕。
  绿谷看着这样的爆豪,噗嗤一声笑出声。爆豪转过头威胁般地问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绿谷垂着头,半捂着脸,像是忍笑,又像是忍着哭泣。爆豪突然噤了声,但又上前两步,一把抓住绿谷的领子,凶神恶煞道:“所以你这个家伙最好给我努力一点,我身边要么是你,要么就谁也不是。”
  “若你之后没有变强,我一定会来收拾你。”
  绿谷双眼被刘海遮住,他听了这话,抬起脸来,带着晶莹泪光的眼睛眯成笑。
  “好。”
  “一定和小胜并肩站在一起。”
  “只能是我。”

为橙绿打尻。

凯什么洛: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嗯~
让胜出的女孩找到嗑粮的路~


今天是2018年8月3日

我坐在房间里,心系灯塔,所在的广东还又下雨了。

【胜出】同你并肩—10—

→小胜变小设定,如今已经复原。
→前方高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一身水渍的绿谷像是淋了一场大雨,发丝还滴着水珠,整个人都被浸透,衣服全湿了,紧紧贴在身上似乎能隐隐看出肌肉的轮廓。他刚一进门就打了两个喷嚏。一看爆豪躺在沙发上闭目,似乎是睡着了。这才忙放轻了动作,小心翼翼地看向爆豪。
  确定后者没有醒来的意思,松了口气,脚步缓慢地上了楼。绿谷换了一件T恤下来,一条纯色毛巾搭在脑袋上,怀里抱了一条被子。
  他屏住呼吸,小心的往前挪动,生怕爆豪被吵醒,因此也不是的看着爆豪的神情。计划若他有一瞬间的要清醒的样子,就跑走。
  爆豪安稳的睡着。绿谷来到了沙发旁边,听到了爆豪均匀地呼吸。
  除了中了个性,爆豪也刚恢复就来参加对战测试,应该是很累了吧。绿谷不由得露出微笑,在无奈于爆豪好胜不服输以外,也感叹他的坚定。果然,小胜也是一直以英雄为目标的。
  绿谷抓着被子上方两角后展开,俯身动作轻缓地盖在爆豪身上。然后他正欲退一步,却脚底一滑,身体向前倾倒去。他手疾眼快,左手撑在爆豪身侧的沙发处,另一手啧抵在沙发靠背处。
  小心的叹了口气,绿谷把视线落在爆豪的睡脸上。这么近的距离,绿谷几乎和爆豪鼻尖相对,他几乎可以看到爆豪脸上细小的绒毛,甚至几乎能感觉到爆豪的呼吸。
  他睫毛轻颤,看着爆豪的脸有些发呆。他似乎想起,自己和爆豪的距离从来没有这么近。
  他视线下移落在爆豪唇上。像想到什么,随即他猛地清醒过来,缓慢又极轻地吸了口气,然后双臂施力欲要直起身来。
  孰知还未移动半分,一双猩红眼眸猛然入眼,绿谷暗叫不好,立刻就要落荒而逃。然而衣服被爆豪紧紧抓着,腰上也突然被挡住让他无法直起身子。
  他惊愕地看着眼前的爆豪,慌乱道:“啊,小胜你没睡着吗!?”
  那双眼却微微眯起,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长地笑,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嚣张:“不然怎么逮到你,废久。”
  绿谷双颊突然升温,有些恼怒道:“小胜你到底什么意思,这一点也不好玩。”他皱起眉,用力想摆脱爆豪的钳制,“我要回去了。”
  爆豪看着近在眼前的绿谷,他可以闻到绿谷刚洗完澡地沐浴露的清香,这个角度也能看到绿谷脖颈与锁骨处的洁白皮肤。
  他一抿唇,手上的力道加重,将绿谷往下猛拉。等两人双唇相撞,绿谷脑子里瞬间断片。

【胜出】同你并肩—09—

→设定是咔酱中个性变小
→幼年咔酱磕吗!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爆豪后退两步,看着绿谷用带着伤痕的右臂,扶着地面缓缓站起来。爆豪哼了一声,这才又勾起笑容,依旧不羁又嚣张。
  爆豪一直都是一颗炸弹,随时可以引爆。
  绿谷更加凝神与战斗,心里强烈的念头让他的力量一步步提升。
  想要和小胜并肩,想要与他面对一切,承担一切。
  于是在对战台上,两人再度交手。爆豪明显感觉到了绿谷动作更快,力量也更强。强烈的战意充斥了他的心,他眯了眯眼,手中的爆破与招式也不剩地全部释放。
  爆豪在对战的时候,从来没有小看过对手。同时他对待每一场战斗都是非常认真。
  绿谷的力量超过了他当时训练时所能承受的不会受伤的范围,但他却惊人的发现,这一次,他的力量对他的身体没有负荷。他可以自由地使用更强一些的力量。
  他也不由得咧了嘴角,每次攻击更加用力,每一个行动更加快速果断。
 
  等战斗结束,两人都已经大汗淋漓,身上也有了对方攻击给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虽说算是训练的对战,但两人都没有怎么留手,不约而同地将自己如今的能力强弱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对方。绿谷瘫在对战台上看着走近的爆豪。
  “还差的远啊废久。”爆豪话依旧那么嚣张骄傲。
  “我知道的。”绿谷看着天空,虽然没有赢,但他真的是突破了如今的极限,感觉心里的另外办个枷锁被打开了。
  这次对战依旧是爆豪胜利,但是两人的潜力都还无限。未来的他们会是什么样,谁也说不清。
  场外的同学们为他们鼓励,为他们呐喊。他们看到了极其激烈的一场对决,而这同时也是他们期待了很久的对决。
  两人被送去了回复女郎那里治疗,灰头土脸的两个人各怀心思,对视一眼却也没了交流。
  两人一起回到了雄英宿舍,也没有去看其他同学的对战。刚一关门,爆豪就一把抓着绿谷的衣领将他甩在沙发上。
  绿谷一脸茫然又惊慌,瞪着眼看爆豪,防备着他的下一个动作。
  爆豪扶着沙发,半俯身眯眼看着他,正要说什么,绿谷却突然挣扎着站起,边跑开边喊道:“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跑走的绿谷感觉脸特别烫。他还傻傻的以为爆豪的记忆不会保留,才敢大胆的讲自己的想法全部说出来的。可是,可是,为什么小胜会知道啊!绿谷半遮着脸离开宿舍,来到花园的喷泉池旁,捧了一把水就全都洒在脸上。还未平复心情,脚也没站稳,身子向前一倾,直接摔了进去,溅起了一片水花。阳光下的水花反射了金芒,和某人的发色一样。
  不远处的爆豪静静地看着绿谷从喷泉中站起来,一言不发,然后转身离开。
 

【胜出】同你并肩—08—

→设定是咔酱中个性变小
→幼年咔酱磕吗!
→本章已复原
01 02 03 04 05 06 07

  原本爆豪应该还要继续检查身体,没必要继续参加对战的。但爆豪强烈要求,并且在恢复女郎的——身体方面没有任何问题的判断之下,相泽才特允他继续参加。
  看着对站台对面的爆豪,绿谷深深吸了口气,拳头紧紧握住直到指尖发白。即使爆豪有好久没有参加对战只是在旁观看,他也不敢也不会小看爆豪。毕竟这个天赋异禀的家伙,似乎是个全能的。任何方面似乎都不输给别人——除了没有好脾气吧。
  爆豪手心里爆着火花,双眼紧紧锁定着绿谷,嘴角挂着一丝如往常一样张扬的笑。
  见状绿谷也不敢懈怠,立马进入作战状态。
  “让老子看看,这么长时间,废久你这家伙有没有一丁点进步吧。”
  “要是让老子不满意,就等着挨揍吧。”
  爆豪恶劣的话语传入所有围观的同学老师们耳中,同学们都在心里为绿谷捏了把冷汗。似乎满意了也可能挨揍吧。
  绿谷伸出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全身已经缠绕上了绿色的闪电。
  先发制人的依旧是爆豪,他双手手心朝向身后,火光从手心炸裂,将他向前方极速助推,眨眼到了绿谷眼前。他甩手一个爆破就轰向绿谷头顶。绿谷奋力向后一跃,跃上半空。
  爆豪的攻势依旧迅疾,另一手随着在半空旋转身体而带了火光呼啸而来。绿谷双手交叠在面前堪堪挡住这一攻击。
  双手霎时间发麻,他落地一刻再次跃起,缠着绿色闪电的右腿便纵向劈下。
  爆豪嚣张一笑闪身躲开在绿谷还未落地站稳脚跟以前,就再次一个爆炸在绿谷胸口炸开。
  不对,似乎有点不对。绿谷不住的摇头像是甩掉脑子里的那种想法和脑子里朦朦胧胧的感觉。
  他重新专注起来,观察着爆豪的每一个动作和预测他下一步。可是爆豪却像是知道他之前的训练一样,对他每一个动作都了如指掌。
  难道他真的……绿谷瞳孔一缩,爆豪的脸已经出现在他眼前。像那一次一样,爆豪手扣在他的脸上,下一秒他就背朝下重重倒地。
  他透过爆豪手的指缝看向爆豪的脸。那双红锆石一样的双眸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废久。”爆豪左手手指加大力度扣紧绿谷,右手按住他的手腕使他动弹不得,并且半跪在绿谷身上,左腿死死抵住绿谷的双腿。
  他神情突然表现地很失望和烦躁,他吸了口气,然后微微俯身,在两人脸相距两拳的距离处他停下了。
  “不是说好要跟老子并肩吗?你他妈就是这样做的吗?”
  近距离看着爆豪的脸,绿谷可以闻到硝化油的味道。在爆豪气息喷洒在他脸上的同时,那句带着隐含的怒气的话语也瞬间击溃了绿谷那犹犹豫豫的心。
  “小胜你……”绿谷瞳孔皱缩,难以置信地盯着爆豪。
  爆豪站了起来,红眸俯视着绿谷,咬牙切齿道:“你他妈要是继续这么废物,就等着被老子永远甩在身后吧。”

——
除了对幼驯染的喜爱以外,大家的评论小红心小蓝手也是我的动力之一!